新闻传播学下中国形象构建绪论,新闻传播学论文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5
  • 14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免费领300微信红包 >> 文章
简介 本篇论文目录导航:【题目】【绪论】新闻传播学下中国形象构建绪论【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结论/参考文献】 绪论 一、选题的意义 国家形象是一国的综合资源,它能激励本国公民

本篇论文目录导航:【题目】【绪论】新闻传播学下中国形象构建绪论【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结论/参考文献】  绪论  一、选题的意义  国家形象是一国的综合资源,它能激励本国公民共同应对危机,在国际社会中赢得信赖和政治资源。

近年来,中国在塑造国家形象中,政府越来越意识到运用新闻发言人制度的重要性。

从国家层面到各部委,甚至到基层政府都建立了新闻发言人机制,设立了新闻发言人,中国正不断地发展和完善新闻发布制度,展现改革开放的成果,提升国际形象。

  拟态国家形象距离国家形象还有一定的距离。 国家形象可以理解为是国家的本原形象,而拟态国家形象则是由媒体营造、把关、取舍、加工,并在受众的主观作用后形成的国家形象。

新闻发言人制度作用下的拟态国家形象同样可以起到受众对于一个国家的总体印象和行为指导。 这一观点在国内暂时没有研究。   我们探讨这一话题,并不是鼓励不重里子--国家综合国力的提升,只重面子--国家形象的提高。 国家形象作为一种主观作用于客观的印象,需要综合国力作为保证,但是并非综合国力提升了,国家形象就会好。 对于一些国家,其综合国力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由于固定成见的存在,人们对其国家形象的评价仍然原地踏步,甚至越发产生恐惧。

中国就是一例。 相反,有些国家,综合国力不一定极强,却营造了非常好的国家形象,比如多次参与菲律宾、巴尔干、中东等地和平谈判的和平缔造者挪威。   这是本文研究的出发点,即通过对新闻发言人制度的研究,探索提高中国拟态国家形象的途径。

对比中美新闻发言人制度的发展,我们应更加清醒地认识到,中国的新闻发言人制度现在仍属于起步阶段,中国政府也慢慢意识到到新闻发言人制度的具有重要的价值和作用。 但是,具体操作中中国仍然没有新闻发言人制度的科学方法论,没有十分熟悉国际公共外交规则、按照新闻规律办事、建设专业化的新闻发言人制度,没有专职、专业、专门的新闻发言人,没有信息公开责任制。

在未来的发展中,要实现与国际接轨,保持与他国畅通对话,展现中国务实、谦虚、负责的良好形象,中国应该建立、完善和充分利用好新闻发言人制度.  二、国内外研究动态  新闻发言人制度,起源于美国,发展于美国,后广泛在多国被采用。

这一制度的发展是随着西方政府政治改革、经济发展与新闻媒体规模化发展而逐渐形成的。   目前,国际研究中对新闻发言人制度的由来及发展脉络的梳理,美国学者埃德温·埃默里和迈克尔·埃默里,在其合作的《美国新闻史》中系统描述了新闻发言人制度的起源、建立,并跨领域地将新闻学、传播学中的议程设置理论、把关人理论等融入其中。

舆论学之父李普曼在《公众舆论》等着作中阐发的拟态环境理论、刻板成见理念和议程设置思想,对新闻发言人制度和国家形象的塑造都产生了极大的跨学科影响。   对国家新闻发言人的选拔、培训机制的研究中,美国着名学者霍华德·库尔茨在其着作《操纵圈--克林顿新闻宣传机器内幕》中,具体阐述了克林顿政府的白宫新闻发言人制度如何运转、美国新闻发言人如何选拔与培训,以及政府如何处理与媒体关系、应对危机事件。   美国前总统乔治·沃克·布什的御用新闻发言人阿里·弗莱舍在其所着的《白宫发言人:总统、媒体和我在白宫的日子》一书中,更详细介绍了美国在9·11事件、炭疽病危机、伊拉克战争等重大历史事件中,白宫新闻发言人为塑造国家形象、凝聚力量起到的巨大作用。

这为笔者了解美国新闻发言人制度的具体操作提供了真实、细致的场景再现。   对国家形象塑造进行的研究,肯尼思·艾瓦特·博尔丁在上世纪中期提出国家形象这一概念,他的论文《国家形象和国际体系》堪称国家形象研究的奠基之作,今日读来仍感高屋建瓴。

罗伯特·杰维斯的《国际政治中的认知和误解》从认知层面分析国家形象与政治行为。

理查德·J·凯丽所着的《星光灿烂的反射镜:美国自己的形象和世界》更加系统地阐述了美国对于自我形象的塑造和由此形成的与世界的对话。 《俄国熊看中国龙--17~20世纪中国在俄罗斯的形象》一书中,俄国学者亚·弗·卢金从邻国视阈描述和展现了中国近现代发展中稳定和变化了的民族个性与形象,当然从实际意义的角度来讲,这一研究更多是希望在某种程度上帮助俄罗斯认识和预见邻国的政策和政治反应。

  国内的研究主要是在对新闻发言人制度的经验介绍,以及国家形象塑造的理论探索,但没有研究拟态国家形象以及新闻发言人制度对拟态国家形象的影响。

  在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之前,中国政府远离公众视野,戴着神秘的面纱,新闻发言人制度的建立使得我国政府开始开口说话,塑造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 其中对这些问题有所研究的专着有宋念申、梁燕的《新闻发言人传递政府声音》(2000年)、徐琴媛的《中外新闻发布制度比较》(2005年),丁海燕、赵鸿燕等着的《新闻发言人与媒体沟通策略与技巧》(2009年)。   相比较而言,国内对新闻发言人制度和国家形象塑造的研究偏重于实务操作的着作更多,如钱其琛所着的《外交十记》(2003年)、朗劲松的《新闻发言人实务》(2005年)、邹建华的《外交部发言人揭秘》(2005年)、汪兴明和李希光着《政府发言人15讲》(2006年)。

  对本文关注的新闻发言人制度与国家形象塑造这一问题的文献较为丰富,喻国明的《我们为什么需要政府新闻发言人?》、孟建的《以软实力为核心构筑大公关理论》、郎劲松和侯月娟的《现代政治传播与新闻发布制度》、原光的《信息公开背景下完善我国政府新闻发言人制度的基本思路》、唐瑜的《中国政府新闻发布制度的探源》、刘小燕的《政府形象传播的理论框架》、蔡晓丹的《新闻发言人制度研究的历史及现状》等等,从新闻发言人制度的角度,从国家形象塑造的角度进行了深入地探讨。   笔者在已有的相关研究成果的基础上,选取了对中美新闻发言人制度差异对比的视角,来探讨新闻发言人制度对我国拟态国家形象的影响与塑造。 以对比分析为手段,综合运用历史分析、政策分析、比较分析等方法,回顾新闻发言人制度的发展历程,并总结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新闻发言人制度的起始、发展特点以及面临的挑战等,并就中国如何以更加积极的姿态,更有效的举措来发展新闻发言人制度来塑造一个更符合中国实际的国家形象,赢得世界的认可,做了深入地研究。   三、研究方法与创新  比较研究法是近年来中外学界普遍应用的一个研究方法。

通过比较分析,能更清晰地找到现实存在的问题与差距,给出适宜的建议。

  本文运用比较研究方法,梳理了美国新闻发言人制度的发展历程,对比分析了中国国家形象的现状及困境;并综合政治学、传播学、公共关系学等学科知识,总结出适用于中国的拟态国家形象塑造路径。